央視劇評|電影《跨過鴨綠江》的亮點與淚點

12月17日電影《跨過鴨綠江》全國上映。

如果想要全面了解抗美援朝戰爭,中央廣播電視總臺出品的電影《跨過鴨綠江》一定不容錯過!

亮點一 揭秘性

聽彭老總講那抗美援朝的故事

電影《跨過鴨綠江》的敘事視角與同名電視劇截然不同,電影更多地強化了中國人民志愿軍司令員兼政治委員彭德懷的個人化敘述。

彭德懷作為這場戰爭的核心人物,以他的視角敘事,本身就帶有一種揭秘的性質。

本片披露了很多過去觀眾不熟悉也不知道的史實,因而,在整體紀實風格下,揭秘性是本片的一大亮點。

上到以毛澤東主席為首的中央決策層、中到彭德懷為統帥的志愿軍司令部,下到前線各級指戰員三個層面的豐富故事,通過彭老總的回憶有機地串聯了起來。

整個故事既有宏闊的視野,也不乏人物細膩的情感,所以開合有度,頗具戲劇張力。

亮點二 真實性

來自真實 超越真實

電影《跨過鴨綠江》的創作態度是嚴肅而令人欽佩的,影片的風格和品格帶有很明顯的文獻性。

真人真事是這部電影創作的源泉,創作者基于真實的歷史人物和事件,借助想像和藝術審美的思維從浩如煙海的文獻資料里跳脫出來,用視聽語言這種特殊的“史筆”,藝術地再現了這段驚天地、泣鬼神的歷史,做到了“大事不虛、小事不拘”。

真實是藝術的生命!

從這個意義上說,電影《跨過鴨綠江》具有強大的藝術生命力和藝術感染力。

生活有時比戲劇更具戲劇性,抗美援朝戰爭期間涌現的各種感人事跡不勝枚舉。

志愿軍將士所具有的革命英雄主義氣概使這部影片充盈著豐沛的浩然正氣!

很多難以想象的場景都真實地發生在朝鮮戰場,電影以近似“白描”的手段,節制而凝練地表現出來,讓那些熟悉或者不熟悉的人物“復活”在銀幕上。

“真實性”迸發出震撼人心的力量,很多場面動人心魄,令人唏噓!

亮點三 動人性

直擊人心 感人肺腑

我們說某個作品具有“動人性”的時候,是指它具有濃烈的情感。

鐵原阻擊戰63軍以9000人的兵力掩護大部隊撤退,彭老總哽咽;

50軍拼到最后也不跟彭老總叫苦,彭老總心痛落淚;

38軍創造的軍事奇跡使彭老總發出“中國人民志愿軍萬歲,38軍萬歲”的電文……

在154分鐘的電影里,可以說淚點頻出,感人肺腑!

毛岸英犧牲

戰爭的正面是陽剛之氣,戰爭的負面是死亡之神,在戰場上,領袖與百姓的孩子都有可能付出生命。

毛岸英是毛主席的大兒子,他作為志愿軍的普通一兵隱姓埋名在志愿軍司令部擔任“秘書”,沒有享受任何特殊照顧,甚至犧牲了,身邊的同志都不知道“劉秘書”是誰。

身為統帥的彭德懷確定毛岸英犧牲之后,獨自一人蹲在地上淚流滿面。

他內心的悲痛、焦灼和那封“這輩子寫得最艱難的電報”,隔著銀幕都能讓觀眾感到那種復雜的內心世界,令人動容。

毛岸英犧牲的消息如何告訴毛主席?彭德懷回國后如何面對毛主席……

這些戰爭場面之外的情節,恰恰是這部電影最感動人的地方,也是讓觀眾潸然淚下的地方。

飲冰臥雪含石解餓

戰爭的慘烈和殘酷在中外戰爭片中不乏經典橋段。電影《跨過鴨綠江》忠實還原了這場戰爭的艱苦卓絕和勝利的來之不易。

冰雕連、楊根思、黃繼光、邱少云這些戰士的鋼鐵意志超越了人類的忍耐極限,同時志愿軍超強的紀律性也讓人驚嘆不已!

是什么樣的信念能夠讓這些戰士不怕犧牲,排除萬難?電影讓我們思考這個問題。

飛虎山之戰有個情節是講一個小戰士吃石頭充饑,他的戰友告訴他石頭不能吃,他卻平靜地“傳授經驗”,說嘴里含著石頭就有口水,就不餓了,他的戰友一聽立馬也接過石頭效仿……

這場戲導演處理得很冷靜克制,恰恰是這種“避免描繪激情頂點的頃刻”,給觀眾留下了足夠的想象空間。

在被敵方切斷后方補給線、“饑無食寒無衣”的惡劣情況下,還要對抗武裝到牙齒的強敵,這就是志愿軍戰士的日常!

片尾番號

最讓人淚奔的是片尾,當中國人民志愿軍番號一一呈現的時候,就仿佛一列列出征的士兵向前挺進。

每一個番號后面都是千萬個兒子、父親、女兒、母親、丈夫、妻子、戀人、兄弟姊妹、親朋好友……

無數志愿軍將士為了國家和民族,義無反顧、舍生忘死、血戰他鄉,他們用熱血和生命換來了共和國70多年的和平與尊嚴。

片尾的番號告訴觀眾,我們為什么要拍這樣一部電影?

他們值得被銘記,也必須被銘記!

每一個番號鐫刻在共和國歷史的豐碑上,也應該永駐于中國人集體的記憶中!

用光影致敬偉大的中國人民志愿軍!

用光影為國述史,為志愿軍立傳!

來源:央視劇評

92国产精品午夜福利,欧美熟妇大bbwsex,最近最新中文字幕大全免费版,日日噜噜噜夜夜爽爽狠狠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